<video id="z2odt"></video>


        1. 為何忽必烈違背成吉思汗遺志 立佛教為國教

          \
          元世祖忽必烈和元朝國師八思巴大師

            元朝在歷史上是一個神秘而活躍的朝代,一度將中國的邊疆拓展到北海、鄂畢河一帶。而這時期的宗教也在碰撞中進行著融合。說起元朝的宗教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,元朝歷代君主皆崇佛教,但元朝初期的宗教政策卻是兼收并蓄,不管佛教、道教、伊斯蘭教皆是照單全收,并未打壓某一家。成吉思汗就曾親近過佛教的海云禪師和道教的丘處機道長,并且還曾命其后裔給諸宗教以平等的待遇。

            但元朝后世統治者為何違背成吉思汗各宗教平等待遇的初衷,立佛教為國教了呢?這就不得不提到元朝四次著名的官司——佛教和道教的大辯論。

            事情的起因是,全真教主李志常根據西晉王浮所撰的《老子化胡經》繪制了《老子八十一化圖》,并在朝野廣為散發。這一舉動引發了以曹洞宗少林長老福裕為首的佛教徒的強烈不滿。為何道家的幾幅圖會引發佛教如此大的反對呢?在這里給大家插播一個小故事。

            王浮是西晉惠帝時的一位道士,因其常與沙門帛遠爭邪正,遂著《老子化胡經》,稱老子入天竺變化為佛陀,教化胡人,以謗佛法。這卷經曾引發佛道之間的激烈沖突,唐高宗、中宗都曾下令禁止。所以李志常繪制《老子八十一化圖》的行為會引發福裕長老等人的反對也是必然的。

            氣憤的福裕長老向當時的元君主蒙哥汗匯報了此事,請蒙哥汗來主持公道。元朝前期,統治者雖然對佛教有好感,但整個宗教政策相對寬松,對各個宗教多是兼收并蓄。蒙哥汗為公平起見,便建議佛教和道教展開一場大辯論,真理自然在勝者一方。

            于是佛道雙方分別在1255、1256年展開了兩次大辯論,由佛道雙方領袖一對一展開辯論,最終皆以佛教勝出告終。1258年,雙方改變了1V1的辯論方式,展開了一次陣容空前的大辯論。佛教一方以少林福裕長老為首,那摩國師、八思巴等藏傳佛教僧侶助陣,合計三百余僧;道教一方,則以繼任教主張志敬為主,合計全真教徒200余人,此外,還有官方、文人代表的裁判200余人。由雙方各出17名辯手,并在賽前約定:道勝則僧冠首而為道,僧勝則道削發而為僧。結果,雙方的論爭以道家失敗告終。道教17位辯手遵照約定皆脫袍棄冠落發為僧。蒙哥汗下令焚燒道教偽經45部,并歸還侵占佛寺二百三十七所。

            1280年,佛教要求朝廷追究被蒙哥汗禁斷、但尚存于世的偽經。次年,元朝廷命沙門諸僧、翰林院文臣和道教等人會集長春宮,考證道藏諸經真偽。釋道雙方論辯了數十日之久,終以道家失敗告終。佛教敦促朝廷下令焚燒道教偽經,歸還侵占佛寺。忽必烈說,“道家經文,傳訛踵謬非一日矣。若遽焚之,其徒未必心服。彼言水火不能焚溺,可姑以是端試之。俟其不驗焚之,未晚也。”于是命令道教諸派各推一人,佩符入火,自試其術。道教等人驚慌失措,承認:“此皆妄誕之說,臣等入火必為灰燼。實不敢試但乞焚去道藏。”

            四次佛道的大辯論,皆以佛教的勝利告終,在某種程度上奠定了佛教在元王朝的地位。元朝建都燕京后,元世祖忽必烈以藏傳佛教高僧八思巴為國師、帝師,統領天下釋教。從八思巴開端,終元之世,歷朝都以喇嘛為帝師。新帝在即位之前,必先就帝師受戒。

            而元世祖忽必烈亦帶頭祟佛,于“萬機之暇,自持數珠,課誦、施食”。忽必烈曾自述:“自有天下,寺院田產,二稅盡蠲免之,并令緇侶安心辦道。”此后,元代諸帝對待佛教,大都依世祖的范例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胡月冉

          熱聞

          • 圖片

          大公出品

          大公視覺

          大公熱度

          电影第一次